宋朝赵姓皇帝坟墓在哪里

作者: 公司简介  发布:2020-01-20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孝义文物古迹非常可观。和义沟岭的宋仁宗永昭陵和皇后曹氏陵;二十里铺岭的宋真宗永厚陵和皇后高氏陵。陵墓、石雕保存完好。这些古迹是中华民族宝贵的文化财富。

  三个男人强奸一个女人的故事2010-12-22 01:37一夜、一个很纯洁的女孩走在回家的路上、今天是她妈妈的生日、她手里提着给她妈妈的生日礼物、小嘴里哼着即将唱给她妈妈的生日快乐歌、她渴望能和家人幸幸福福的过日子、但是、造化弄人、她走过一条小巷、前面走过来三个三十左右的男人。看样子他们是喝了很多女孩小心的低下头、当走过他们身边的时候、一个男人扯住了她的衣服、三个男人疯狂的扯着她的衣服和裙子、、她无奈的大声呼喊、可路上跟本没有人来解救她、她拼命的反抗、拼命的护着妈妈的礼物。拼命的求他们、求他们放过她、求他们不要碰她、但是,都是不可能的。当她衣服越来越少、当她的短群被撕碎、当她的眼泪流尽时、她失望了、三个男人粗暴的占有着她的身体、胜雪的短群被她流出的鲜血染红了一大遍、很久过后、三个男人不见了、还留下来的是一具冰冷的尸体、身体上青一块、紫一块。残白的脸颊旁边是一节断了的舌头。不知道过了多少年、这条巷子就再没人从这里走了。听说是不敢从那走、女生衣柜图有人在那里见到过一幅恐怖的画面、在巷子墙角那里、一个穿着一身雪白的衣服的女孩在那里蹲着、当她把头抬起来、才发现她的脸比衣服更白、那不是雪白、是残白。空洞的眼里没有眼珠、而眼眶里流出的泪水是红色的泪水。不、不是泪水、是血、是鲜红的血泪。她怀里是一个还没成形的婴儿、婴儿也是一身的血、不过、好像没有生命、她慢慢的向你走过来、说、妈妈、是你吗?我在奈何桥上等了你那么久、你还没下来,所以我上来找你了。我把你一起带回去吧!传言那女孩的母亲曾经对女孩说过、《宝贝、奈何桥上等我、我马上就下来》但后来女孩的母亲失踪了。女孩在奈何桥上没等来母亲,所以自己上来找。她要把她妈妈带下奈何桥去。相传女孩设了了祖咒。只要是今天你知道了她的故事。而不可怜她帮她转载这篇文章的话。一个星期内。你的妈妈就会残死在家中。爸爸被别人用车撞死。至于你…便让女孩带在身边、每天帮她擦血泪、帮她那没成形的孩子洗澡有一个长得像像天使般的女孩儿,她叫安琪。安琪来到皇家音乐学院,那里有一位校草,他叫欧阳轩。在迎新舞会上,安琪惹火了欧阳轩,她一不小心吧红酒洒在了二年级的欧阳轩的白色礼服上。欧阳轩可是个暴脾气的人,他顿时火冒三丈,拉起安琪去了停车场。他们开车去了欧阳轩家,欧阳轩家是一栋别墅,但他的父母都和他分开住的,这里的用人也很少,偌大的别墅里只有5个佣人。他把安琪重重的摔在床上,安琪叫了一声“啊,好痛啊,我又不是故意的!你把我带到这里干嘛!”“哼,你把我的礼服弄脏了,我要你奉还!”说完,他把头伸进安琪的脖子里,安琪想挣扎,但欧阳轩死死的按着安琪的手,不让他动,欧阳轩吻到了胸口,他一把撕破了眼前的这一道障碍,他把内衣和礼服统统撕破了,安琪脸一红,动了一下。她想叫出声,欧阳轩马上堵住了她的嘴,轻轻的撬开了她的贝齿,玩弄着她那小巧的舌头,安琪看着他那无杂质的脸,不经赞叹,上天竟会上这么帅气的人诞生在人世间。欧阳轩脱掉上衣,坚实的胸膛立马暴露在安琪的眼前,安琪闭上眼,欧阳轩脱掉他全身的衣服,安琪突然觉得有什么强大的东西侵犯了她20年从未践踏过的身体,欧阳轩为她的第一次停顿了3秒,他觉得有什么热乎乎,很黏的的液体流了出来,他一看,是血!怪不得她那么生疏,下面那么紧,原来他夺走了她的第一次,看她紧闭的双眼,他温柔了起来,两人一直缠绵在这柔软宽大的床上。。。。。。。事后,安琪坏了他的孩子。欧阳轩爱上了她,当安琪生下了孩子的时候,欧阳轩娶了她,从此他们过上幸福的生活。完有一个很穷的男孩和一个很富有的男孩,他们都喜欢同一个女孩,那个女孩真的很漂亮。忧郁的眼睛,尖尖的鼻子,小小的嘴巴,齐腰的秀发,苗条的身材,饱满的乳房,上翘的玉臀,美丽的歌喉,温柔忍让的心,而且还琴棋书画样样精通。可是,女孩就是不喜欢富有的男孩,偏偏喜欢那个穷男孩。有一天,穷男孩的家长带着穷男孩离开了那个城市,只留下了女孩和富有的男孩,男孩的一个佣人对男孩说时机到了,男孩笑了笑。第二天,女孩走在一条偏僻的林荫道上,她想那个穷男孩了,她静静的倚在树下坐着,吹着玉笛。两个男人从树林里走了出来,堵住了女孩的嘴,蒙住了女孩的眼,绑着女孩,上了一辆私家车。女孩拼命的挣扎着,却似乎被压得动弹不得,车子很大很大,应该是房车吧,女孩被压在床上,感觉裙子一点一点往下掉,车子还在开着,女孩在喉咙里发出“呜呜”的声音。直到裙子全部掉了下来,女孩知道自己现在只穿着内衣和短裤了。手被松了一些,她想动,可又有人把她的手按住了,过了一会又松了,她一动,才知道手脚都被铁拷拷在了墙上。她感觉车停了,是一阵铁响的声音,她一慌,完了,要进车库了。车轻缓的开了一点点路程,就彻底熄火了,有人开车门走下去,又有人走了上来,走出去的人把车库门给关上了。一阵刺眼的光芒扫在她眼睛上,女生衣柜图她看见了富家公子。富家公子长得很帅,是校草。富家公子坐在床上,旁边围满了几个衣不附体,珠光宝气的性感MM,她们跪在床上,一个挽着富家公子的左手,一个挽着他的右手,还有一个在背后,轻轻的给他捶着背。富家公子抽出手,轻轻一挥,挽着左手右手的MM,就走到女孩面前,拿剪刀剪掉了她的胸罩和短裤。然后冷冷地说了一句:“几个死丫头,卫生做完了没有?没做完小心点,六点马上到了,还没做完就等着挨打!”几个女孩就低着头退了出去。富家公子把女孩放开了,冷冷的问她:“你到底喜欢谁?”女孩很坚决的说:“那个(穷男孩)”富家公子一把搂过女孩,摸着她,强吻着她,她使劲挣扎着。富家公子的忍耐毕竟是有限度的,他深吸一口气,暂时不想打她,一边摸着她,一边看钟,时针已经走到了六点。富家公子叫来了那几个MM,冷冷的问她们:“卫生做完了吗?”“没…………没……有………………”MM们说话都结巴了。富家公子瞥了她们一眼说了句:“照规矩办。”MM们慢吞吞地往惩罚室里走。富家公子一根皮带甩过去,打到了其中一个女孩:“磨磨蹭蹭的,快点!”MM们走到了惩罚室,富家公子对准备进去的男佣喊了一声:“把她也带进去锁起来,不用打。”男佣就押着女孩进了惩罚室。富家公子也走进了惩罚室,后面跟着一些丫鬟,女孩瞥了一眼,她们手上都是工具。来到惩罚室,女孩又被锁了起来。她看见了……那几个MM已经把衣服裤子脱光了,平躺在地上,几个男佣用了女儿刑,用针在乳房上扎,在每个MM乳上都插了10根针,每个MM都眼含泪水,却不敢哭不敢喊。插完后,全部跪在一起,伸出手心,让行刑的男仆打,男仆把板子在打火机上烧了一下,开始打第一个插上针的MM,两只手心,一只打30下,每打15下,就再用火烧5秒后再打,打完后,把针拔下来,再把PP翘起来,趴在富家公子腿上,让富家公子打,打完后用滴着辣水的大蒜头塞进屁眼里,最后亮臀一个小时。女孩屈服了,和富家公子结了婚(她才18岁),富家公子却让人和女孩生了个小女孩,富家公子当然一点也不爱孩子,产奶期间,富家公子总是在吸女孩的奶水。仍然被男孩折磨着,男孩后来又找了个MM,MM也天天欺负她,她就过着婢女的生活男孩和女孩是同班同学,男孩是个调皮的孩子,女孩很文静,静到可以忽略她的存在。那是深秋的清晨,女孩在深深的晨雾中摸索的走向学校,在进教室的刹那,男孩冲了出来把女孩撞倒在地,手被地面的水泥擦伤,血丝丝浸染着袖口。男孩大摇大摆走了过去,突然回头,府身盯她看了好久,“你是我们班的?”女孩秀眉紧皱,起身进了教室,那一瞬间男孩看到了她手上的伤口。午餐时间,男孩抱着一堆跌打损伤的药出现在女孩的餐桌前。头埋的低底的“对不起…”女孩默然起身“没关系。”转身回了教室。也许女孩的冷漠让男孩对她产生了兴趣。第二天班里所有人都知道男孩在高调追求女孩,而女孩依然很冷默。对男孩送的所有东西不予理采。女孩也不是不心动,她只是害怕这一切只是男孩一时起兴。在男孩整整追求女孩满三个月时,女孩飞进了他的怀抱,她想,三个月的考验已经够长了。自那天后,学校里多出一对让人羡慕的情侣,男孩每天都要手牵手和女孩在校园里散步,女孩每天都依偎在男孩温暖的怀抱下。男孩带女孩一起上网,唱K,旱冰,让女孩的生活不再两点一线。或许,时间真的是感情的杀手。日子久了,感情也慢慢淡了。男孩很少带女孩出去玩了,女孩开朗很多,有了自己的朋友,也没太在意男孩的变化。一天,男孩带女孩去唱K,包厢里声音嘈杂,男孩手机响了男孩并没注意到,女孩看着手机跳动着,一个署名宝贝的人发来的,“宇(男孩的名字),你在哪呢?说好下午陪我的,怎么还没来接我?”女孩惊的说不出一句话,紧紧握住手机。男孩终于感觉到异样,抢过手机看了眼,关了,哄着女孩说,她是兄弟的女朋友,最近他们闹别扭,他在帮兄弟劝她。女孩机械的点点头,表示没事。依然进行他们的活动。女孩回家后,彻夜难眠,男孩也做出了解释,随后的几天,男孩依旧经常陪着女孩,女孩也就忘了。一天放学,女孩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,男孩说家里有事,先走了,女孩一个人游荡在街头。随意一撇,却看到自己的男友正牵着别的女孩买电影票。女孩努力克制自己的冲动,静静观察着不远处的那一对。夜了,女孩抱着手机给男孩发信息“我们分手吧!”男孩很快回了消息“为什么?”女孩看了一眼,关机…次日,男孩早早出现在女孩门口,眼圈有点黑,女孩与他擦肩而过,男孩追上去问为什么…女孩说,昨天我都看到了。男孩说,对不起,我们只是玩玩。女孩木木的看着男孩,猛的扑进男孩的怀抱。男孩保证,马上同另一个女孩说清楚。女孩原谅了他,又回到了以前开心的日子。半年后,女孩突然自杀了,男孩拿起女孩自杀的刀狠狠捅向自己的胸口,却被家人拉住,清醒后的男孩整日酗酒,他不懂女孩为什么要突然抛开他。面对女孩曾经用过的QQ,他盯着再也不会闪亮的头像。男孩进了女孩的空间…想看她生前的照片。突然发现下面的留言:“那个女孩,你是玩玩,那我呢?也是玩玩吗?”“宇,你和网上老婆亲密的时候,你有考虑过我吗?”“宇,女生衣柜图我的心好痛!”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各位男同志们,当你们在网上和别人畅谈时,你们有注意到那个你身边的人吗?当你们说只是玩玩时,有替那个爱你的人想过吗?希望这样的事不要在生活中再一次上演,死是容易,却毁了一个家庭,各位女同志们不要学文中的女孩做傻事,不值得…也希望各位男同志们,更珍惜自己身边的人。看了要转,不转我诅咒你!我十二岁的时候,爸爸妈妈经常在周末出门,因而总是雇用褓姆来照顾我。可我总是闷坏了,而对褓姆闹情绪,弄得没有褓姆愿意接下我家的“生意”。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一位十七岁的少女思琪愿意顶下这份工作----大概是初生之“犊”吧!就在那一个星期六下午,爸妈把我载到思琪的家去交给了她。由于爸妈将要到邻近的城市出席婚宴,然后在那里过夜,所以我也自然得在思琪的家住一晚。思琪这个漂亮宝贝,是学校里的拉拉队的台柱。她刚从学校练完拉拉队*归来,把同龄的队友艾弥也带了回来。难得的是,她们还穿著拉拉队制服----红色上衣、红色迷你裙、肤色超亮裤袜、白短袜(运动鞋倒是脱掉了)。可惜那时候我还不懂得“欣赏”她们,只是把装着衣物的小背包扔在客厅的地上,扭开电视,就大刺刺的躺在地上。思琪和艾弥步入客厅。思琪说:“凯凯,见见艾弥姐姐。”我双眼盯着电视,懒洋洋的吭声:“嗯!”艾弥说:“哦!你就是思琪说的那个捣蛋鬼?”我斜眼一瞥,想向她俩翻白眼,却看到了两双修长而有光泽的玉腿,只觉得裤裆一紧,有了偷窥她俩的裙底春光的冲动。不过,要我那样色眯眯的欣赏她们的胴体,似乎很不符合我那天蹋下来都不理的“形象”,因而的的视线又回到电视荧幕,“嗯”了一声。思琪便推着艾弥,一边步离客厅,一边窃窃私语兼窃笑。我又斜眼偷瞄,直到两双王腿消失在厨房的门口。不一会儿、她俩回到客厅,坐在我的两旁。艾弥问:“要不要跟我们玩一个游戏?”我回答:“女生的笨游戏,要玩你们自己玩。”思琪说:“真的?”说这话时,她还站起身,同时在我的面前脱掉短袜,露出丝袜裹着、若隐若现的美丽脚趾。由于她是站着脱袜的,得稍微弯腰曲膝。她的一头秀发自然而然的下垂,仿似一袭垂帘,遮也遮不住她那健美的酥胸的轮廓。而在两次抬起一腿的以脱袜的动作中,好象随时会春光乍泄----尤其当时我就坐在地上。当然,拉拉队演出我是看过的,也大概知道裙底穿的不是内裤,但这却是我第一次想近距离看一看那条红短裤...我定了定神,又“嗯”了一声,也不知道自己是摆酷还是害臊。只是,我没注意到艾弥在我的背后干甚么。不料,思琪短袜一除,便出其不意的蹲下来,然后迅雷不及掩耳的扳过我的身体,使我俯卧在地。她硬生生的骑在我的后腰,抓住我的双手压在背后。艾弥也双腿横跨我的后颈坐下,拿了一条麻绳反绑我的双手。我吓了一跳,没功夫享被两个女生的软玉温香的胯下骑着的感觉,只是不断挣扎、大叫大嚷。思琪站起来,拿了她刚刚脱下的那双白袜塞进我的嘴里,再用她的一条过膝长筒白袜绑好固定(就我嗅到的气味,这条袜子也是穿过但还没洗的----尤其是,她故意把脚的部分遮住我的鼻孔)。我只觉得那双袜子的异味好重,心底却又起了异样的感觉。艾弥把我的双脚也绑在一起,然后把我横抱起来,进入思琪的闺房,把我扔在她的床上。我吓坏了,甚么“锐气”也没了。只见她俩又在交头接耳,一块儿窃笑,然后转身出房,扛了一个大箱子回来。思琪对我嫣然一笑,说:“乖乖听话,我们好早点放了你。”我只是傻呼呼的点头,发出一声闷闷的“好”。她们解开我双脚的束缚,把我“押解”到浴室里站好,再解开我的双手,要我举起,跟头上用来吊毛巾的钢管绑在一块儿。艾弥跪下来把我的鞋袜和运动短裤除去。思琪则以最快的速度解开我双手的束缚以脱去我的T恤,再绑好我的双手。现在,我全身被两个女生剥光,只剩一条男孩内裤,嘴里又塞着女生的袜子。思琪也又拿了另一条长筒白袜蒙着我的双眼。我现在双眼不能视物,只是感觉到她俩抬起我的脚,给我穿上一些贴身的东西。当这“东西”慢慢往上移的时候,我忽然想到----裤袜!艾弥解开蒙着我的眼的长袜,让我一眼就看到下半身穿著的白色透明裤袜!我羞死了,透过嘴里的白短袜抗议,可她俩岂又听得进去?艾弥给我穿上一双白色圆跟包鞋,思琪又给我戴上一条少女胸罩。然后,思琪给我解开双手的束缚,让艾弥给我穿上思琪的一条旧裙子(粉红色的娃娃连身裙)。思琪在背后抓住我的双手,把我推回房里,坐在一张椅子上,再把我的双手反绑在椅背后面。我的双脚则被脚镣铐住。艾弥用即拍现相机给我拍了几张照片,然后在我的面前扬了扬每一张照片,说:“小宝贝,我们来做一个交易。”我心卜卜跳,不知道她们会怎么用这些见不得人的照片来“敲诈勒索”。思琪说:“今天是礼拜六,我要好好享受这个晚上,轮不到你这个顽皮鬼来瞎闹。知道吗?”我点点头。她又说:“哪!现在我让你选。你要穿著这身衣裙,在衣柜里锁一个晚上,还是要照我的话做?”我先是摇摇头,然后点点头。思琪说:“那我就当你是选择听话啰!艾弥,是你提议的,你跟他解释。”艾弥给了我暖昧的一笑,说:“今晚呢,你陪我们去思琪的朋友开的派对。你呢,就是思琪从外地来的表妹。明白吗?”要我变装出门??我....好奇怪,我觉得既害臊,又期待,居然不自觉的点点头。于是,艾弥解开我的双手,把我押到衣柜前面(那脚镣弄得我举步艰难)。思琪命令我跪在衣柜里,然后拿了一条绳子,把我的双手和双脚绑在一起。她俩关上柜门,把我关了两个钟头。在这两个钟头里,我听到美眉的说话声和笑声、浴室里洗澡的声音、换衣的声音。我累得倚在柜壁旁打盹,也几乎忘了口中还塞着、鼻孔还盖着有味的袜子。待到柜门打开时,她俩把我拉出衣柜。我定睛一看,下体又不听话了----她们打扮得好辣哦!思琪穿的是粉红色小可爱、白色迷你窄裙、肤色亮裤袜、四吋白色及膝靴。艾弥的配搭则是黄色露腰勾后颈上衣、黑色紧身热裤、黑色裤网袜和黑色短筒靴(高至小腿中间)。艾弥说:“佩佩(我的原名是培平),轮到‘你′啦!她们解开绑着我四肢的绳子,把我押进浴室,让我坐在一张椅子上,然后把我的双手绑在椅背。思琪说:“哪!我现在就拿掉‘你’的嘴里的袜子。‘你’能保证听话吗?”我又“唔”了一声,重重的点了点头。终于,我的嘴重得自由,还得到一杯白开水止渴(用水草吸)。她们给我的一头自然卷曲的“秀发”梳得更女性化一些,又给我化了妆。一个钟头后,她们又给小女生佩佩拍了两张照片,然后解开我的手脚,让我走一走路,舒展一下筋骨。思琪递给我一条白色蕾丝小裤裤,要我自己到厕所去换掉我的男童内裤,再穿回白色裤袜和高跟鞋。我照做了。一出厕所,艾弥就抢走我换下来的男童内裤,说是由她暂时保管。思琪则把我的双手铐起来。她俩把我领到思琪的车子,让我坐在车后座。十五分钟后,车子停在附近的小吃店前面。她们解开我的手铐,带着我到小吃店吃晚饭。可想而知,为了避免穿帮,我这一辈子从来也没这么安静、腼腆、“乖巧”过。她俩把我当做姊妹看待,还叫女侍给我们拍几张照片。她俩对我在小吃店里的表现十分满意,所以不再为我上手铐,直接把我领到朋友家的派对去。派对好热闹,而我一直都跟在思琪的背后,像一头温驯的小绵羊。这一记大违我的本性的招数果然奏效----没人认出我的线;两个钟头后,她俩把我载到另一所房子前面。思琪对我说:“佩佩,现在我得把你留在车上了。这个派对你是去不得的....”艾弥打断思琪的话:“等一下,我倒有个主意。佩佩,下车。”思琪先是吃了一惊,转念一想,歪着嘴角笑了笑。咱们三人走到门口按铃,一位男生出来开门。他看见了我,说:“咦?‘她’是哪一位?”艾弥对他耳语了一番,令他哈哈大笑,说:“欢迎!欢迎!”让我们进去。我们四人进入客房,他立刻把房门锁上。咦?这是甚么派对???我的脸色苍白,不知所措。只见思琪把床上的枕头扔在打开的衣柜地面,对我说:“跪下!”我不假思索的走进衣柜,跪在枕头上。男生说:“哇!我要有这么一个‘训练有素’的表妹就好了!”我还没弄清楚到底男生知不知到我的底细(裙底之细?)。无论如何,听话是最安全的策略,反正我是逃不掉了。他们取了绳子,把我的双脚绑在一起,又把我的双手举起铐好,用另一条绳子将手铐吊在衣柜的钢条下。思琪从手提袋里拿出我的嘴和鼻的“老朋友”----那两条脏袜子,照旧塞了我的嘴又绑在我的鼻梁子下。灯关了,柜门锁了,人走了。我又不知在柜里呆了多久,也打了多久的盹。至于他们三人在别处干甚么,也轮不到我来管。终于,柜门开了,绑着手铐的绳子也被解开了。思琪和艾弥把我抬起来,搬出门放在车后的行李厢里。她们解开我的手铐,把我的双手反绑在背后,然后关上行李厢,开车回家。回到家,我被抬到浴室里。她们先在浴缸上铺了一层棉被,让我俯卧在上面,把我被绑在一起的双腿往上拉到臀部上面,跟双手绑在一起。然后,她们让我横卧,脱掉高跟鞋,给盖上另一条棉被。最后,她们关灯回房。我就这样的过了一夜---穿著少女胸罩、内裤、娃娃连身裙、裤袜,四肢被绑、嘴被塞被蒙,脸上的妆还没卸....第二天,她们把我叫醒,让我自己洗个澡,然后让我穿回少女胸罩、小裤裤,和一条深蓝色的连身运动紧身迷你裙、一双娃娃蕾丝白短袜。我一整天就像一位小天使一般的“无可挑剔”。直到午餐过后、我才得以换回自己的衣服。当爸妈回来接我的时候,艾弥早走了。我听到厨房里隐隐约约传来爸爸的声音:“他真的那么乖?那以后我一定要继续请你当褓姆了,还要给你加薪。”不是吧?思琪说出真相?不可能。但我变乖倒是真的。思琪回到客厅,对我说悄悄话:“该走啦!记住,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这件事。我还知道你很喜欢呢!”就这样,她当了我一年的褓姆,也把我训练成最听话的变装女奴....别担心,我终于找到了报复的机会。只不过,在那时候,我的身份仍是“女”王,不是男王

本文由望江县嵌入式衣柜有限公司发布于公司简介,转载请注明出处:宋朝赵姓皇帝坟墓在哪里

关键词: 女生衣柜图